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執著 4b


&&&&&&&&&&&&&&&&&&&&&&&&&&&&&

茂密的高聳叢林遮蔽了陽光,讓酷拉皮卡並不會因急速行走而滿
身大汗。他像隻迷路的負傷野獸,毫無目的到處亂闖。

「庫洛洛!你給我出來!我知道你在這裡!」他喘息靠在參天古
木樹幹,向四方狂吼,憤怒及激動染紅他的雙瞳,語氣中充滿不
甘及憤恨。

突然感覺有種狂烈的氣息撲過來,酷拉皮卡急忙轉身,舉起雙手
一面防禦、一面使出束縛中指鏈。不對!迎面而來的並不是預期
中的人,只是一截枯木罷了。

收回中指鏈的空檔,背後出現個漏洞,庫洛洛突如期然的變到他
身後,一隻手制住他的雙手及腰,另一隻手掌緊扣他的纖細項頸。

「別亂動啊……」庫洛洛在酷拉皮卡耳畔輕聲說道。

酷拉皮卡忍著想殺他的念頭,靜靜的,等待他移動時露出那一瞬
間的空隙。庫洛洛也知道這點,所以並沒有如他所願的移動雙腳。

「你知道嗎?我美麗的緋紅眼後裔,長久以來,我一直在想著如
果有一天抓到你,該怎麼做?」

「結果…」酷拉皮卡背著身子,看不見庫洛洛眼底的矛盾;庫洛
洛面對著他的背,看不見酷拉皮卡眼中深埋許久、連自己都沒發
現的依戀。「我決定,也要對你下一個誓約……」

「你偷到了我的念?!」酷拉皮卡驚愕萬分。

「不,是我遇見一個念能力和你很相似的人,而我偷到他的。而
且,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

庫洛洛微笑,緊捉著酷拉皮卡雙手和腰的右手變出一本書,左手
依然扣住脖子,但手背上卻緩慢浮現豎起了隻黑黝黝小蛇。

小蛇嘶嘶吐著蛇信,睜開大嘴,露出兩顆銳利毒牙竄進酷拉皮卡
的胸口。

「我要你…不能對我說謊。就這樣。」

「…就這樣?」

酷拉皮卡訕笑。

「你會後悔。」

「或許吧…」

庫洛洛鬆開雙手,向身後一躍,躲過了酷拉皮卡第一時間的攻擊
。輕輕一笑,似諷刺。

「還沒發現?還沒看出來我對你動了什麼手腳?」

酷拉皮卡定住身子,猛一用凝,發現自己周身環繞著一股不屬於
他的念。

「你做了什麼!」

「沒。只不過玩了一些小把戲,讓你在『有意識』的情況下絕不
能離開以我為圓心、半徑兩公里的圓。你還是可以自由使用你的
念、隨時隨地想把我幹掉都無所謂,反正…你也不能離開我太遠。」

「你就那麼想死?」他不可置信的說。

庫洛洛笑的更狂放。

「那可得看你有沒有那種能耐。」


&&&&&&&&&&&&&&&&&&&&


他在做什麼?自己在他眼裡真的那麼弱?

但,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他為什麼又間接給自己下了個無形結界?

不懂、真的不懂。

俗語說『敵人是最懂你的人』,他們彼此是仇敵,可是他老覺得
被庫洛洛看透的一清二處,而庫洛洛呢,卻是越接近他,越搞不
懂他到底在幹麼。

可惡,怎麼越想越覺得庫洛洛好像是刻意要把自己留在他身
邊?錯覺、錯覺!這一切一定都是自己的胡思亂想!他只是認為
好玩而已,說不定是想趁機把我殺了。對,就是如此!

自己沒必要了解他,只要一心一意想著如何替族人報仇就好。

這樣,就好了。

什麼感覺…?悵然…怎麼突然湧上?似乎有些懂,自己真正的想
法到底………

不!

不可以再陷下去了!

會忘了族人的痛………。

眼神渙散的注視灰濛天空。離自己要的幸福…好遠…


&&&&&&&&&&&&&&&&&&


「嗨!」庫洛洛坐在餐館內,微笑對剛進來的酷拉皮卡打招呼。
酷拉皮卡見到搗亂心神的人也在此,二話不說立刻就想掉頭就走。

「你想走我是不反對啦,只不過如果記得沒錯,這間餐廳是這小
鎮的唯一一家喔。如果我又記得沒錯,我們好像走了兩天的路只
喝過水呢!」他知道,這其實是卑劣的手段。這兩天不停趕路,
在酷拉皮卡不得不跟隨的情況下,自己確信有足夠的體力預防他
的突擊,而酷拉皮卡的體力很明顯已消耗殆盡。就只有如此,才
能卸下他高傲的面具。

酷拉皮卡當然不了解這番道理,他累慘了。庫洛洛簡直就不是人
!那有人有這樣的體力和精力…咕噥轉過身,無奈的對庫洛洛嘆
道。

「我不知道你是否想整我或是怎樣,總之我現在累的根本沒力氣
攻擊。休戰一下午好不好?」

「當然!這場追逐遊戲是你要玩的,停或進行都隨你的便。我只
不過是給你一個追逐的方便讓這遊戲玩起來更刺激而已。坐啊。」
紳士的拉開對面椅子,邀請他坐下。

酷拉皮卡猶豫環掃店內座位,反常的坐滿人,唯一的空位只剩下
這個。將就吧,沒關係,不過就一頓飯,結束後又是敵人。

他剛就坐,店員神情侷促的走過來。

「呃…兩位客人,非常抱歉,因為今天人真的異常多,店內材料
有些不足,只夠再作碗海鮮粥,不知……」

「給他吧。」庫洛洛毫不猶豫地起身,眼眸淡笑。

訝異,非常訝異!他不是應該發出冷嘲熱諷,再把我趕出去,個
人獨得?他一定也餓了。

庫洛洛走到酷拉皮卡身後,低下腰,輕輕撫過柔軟臉頰,在甩巴
掌的反射動作到達前握住他的雙手腕。

呵,看他的眼底充滿疑問。問題的答案他會知道,不過不是現在。

「如果獵人沒力氣,獵物也會提不起勁的。」

什…什麼嗎!酷拉皮卡在他離開後摸著剛剛他吻過的地方,臉色
燥紅。庫洛洛忘了我是敵人嗎?大概是,不過他心底小小的聲音
告訴自己:好想要他就這樣一直忘掉……

心底的聲音,並沒有傳達到理智。所以他的臉開始青白交接…


&&&&&&&&&&&&&&&&&&&


自己真有點餓了呢!唉…逞英雄的結果就是得烤野兔。庫洛洛背
倚著樹幹,陣陣香味撲鼻。

本來是想製造機會和他聊天的…沒想到發生這種事。不過看來自
己的那吻一定給了他不小的作用。接下來要怎麼做呢…?怎麼做
才能讓他喜歡上自己?

好難啊!

剝著烤到恰到好處的兔肉,詼諧又無奈的想。

不知道比烤兔子難多少倍…

-------------------------------------------------------------------------------------------
91.7.26
如果大家忘了劇情麻煩看看前面…因為畢竟太久沒寫了。
雖然好像沒差啦><
希望大家寄個信來幫我加油吧~~事隔4個月的重新連載,比富檻
要混很多||||||||||||
c1211103@ms52.hinet.net

P.S.開始的草稿和完稿完全不同…那這樣我『寫』草稿有什麼用
啊啊啊﹝回音﹞

......待續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