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2. 他的手不斷顫抖,本想綁在他心臟上的『審判小指鍊』怎麼也用
不出。不該!不該對這種惡人濫用同情心!但是想到自己想立的
誓約,今後他將失去念,或許馬上會橫死街頭,酷拉皮卡就忍不
下心……
鍊子鬆了!庫洛洛雖然不了解酷拉皮卡的內心為什麼會猶豫,遲
遲不用出念;他也不明白酷拉皮卡的心靈會突然變脆弱的原因。
但,他知道這是個機會,而這機會可能沒有下一次。
當機立斷,庫洛洛趁酷拉皮卡不留神,雙腿往他下盤掃去。就只
是那麼一瞬間的空擋!酷拉皮卡收斂心神,在將被絆倒時用右手
撐住身子 ── 庫洛洛早已將鎖鏈掙脫,站在敞開的窗前。
「有趣的人,」一股風捲進,吹亂了兩人的髮。
「改天再來捉我吧!靠你自己的實力找到我藏身何處。不過你這
次捉到我的好運怕不會再有第二次了。」酷拉皮卡再度向他射出
鍊子,庫洛洛張起念力壁,輕鬆的讓鍊子只能在離他五公尺外不
斷撞擊,無法越雷池一步。
庫洛洛從窗戶跳下,酷拉皮卡連忙趕向前。從窗櫺下向望去,一
個小黑點消失在茫茫樹海。他氣紅了眼,在心裡立誓:一定、一
定要再找到他!
可是,心底的感覺像鬆了一口氣………………………

『友克鑫』拍賣會已過了四個月。酷拉皮卡仍然在『諾斯拉』
家族工作。過去經歷了那麼多事情,他早已成為諾斯拉的心腹。
在黑道的時間雖然短,但也小有名氣。不過…要不是為了繼續透
過管道得知『幻影旅團』團長的消息,酷拉皮卡才不會在這紛紛
擾擾的地方多作停留。
他恨自己,當時沒狠下心把鎖鏈刺下,才能讓那罪人至今仍愉快
的活著。只是……蜘蛛還那麼多隻,為什麼自己總是千方百計的
想找到他……?
不懂,也不願去深究。這樣…就好了………
「我不管啦!我一定要去買東西~~~~~」依舊任性的妮翁在車中
大吵大鬧,把芭蕉和旋律搞的心神不寧,只有坐在前座副駕駛位
的酷拉仍氣定神閒。
「大小姐,請•自•重。」芭蕉陪著笑臉,說話卻是咬牙切齒,
恨不得把他眼前這個人生吞活剝。他發誓,要是這女孩再鬧,一
•定•宰•了•她!!!
「我不要啦!我一定要去買衣服、化妝品、鞋子……」妮翁嘟著
嘴,扳著手指一樣樣細數給芭蕉聽。芭蕉正準備『火山爆發』
時,始終不發一語的酷拉皮卡緩緩啟口。
「大小姐,請別忘記『您』是什麼身分。」
只有這句話,就讓熱滾滾的後座成為千年冰窖。哼!妮翁不甘的
把玩自己的手指。她最怕酷拉皮卡了,他身邊那種沉悶的氣息總
讓人喘不過氣。何苦呢?人活著就是要快快樂樂的玩,把自己搞
的那麼嚴肅,好像是死了父母。哼哼哼哼哼哼!!!!!
恢復平靜,車子也緩緩駛進大樓停車場。這棟大樓,表面上看起
來是一個正常辦公的地方,實際上是一個超大賭場。這就是黑道
賺錢的辦法……
酷拉皮卡帶頭,妮翁第二,一行人穿過到辦公室的走廊。他耳中
不斷傳來細碎耳語。
「欸,你看,那就是老闆的貼身保鑣,好年輕,好可愛喔!」
「是啊,他只進來不到半年,就爬到今天的地位,實力一定很強
。聽說他還曾經徒手捉住幻影旅團的人!」
「拜託,這一定是假的啦!你看他才不到幾歲,哪有可能?」
「他一定是用了什麼手段。或許他那漂亮的臉蛋是老少通吃,老
闆和大小姐都被媚惑了………」
「你們在說什麼鬼話?看我把你們的嘴撕爛!」走在最後的芭蕉
,聽到這話,心情非常的杜爛。這些人根本不知道酷拉皮卡的實
力,憑什麼這樣批判他?
「好了,芭蕉,你別在那裡白生氣了,其實酷拉皮卡根本沒那些
話聽進去。」旋律勸慰芭蕉,要他看看酷拉皮卡。
真…真的,他的臉還是冷冰冰,看不出來任何情緒波動。像是…
活死人……芭蕉忍不住打了個寒噤。旋律也用憐憫的眼神看著酷
拉皮卡。好規律的心跳,機械化的跳動,除了他的那三位朋友和
『那個人』,沒有人能干擾他的情緒吧……

在諾斯拉和妮翁噓寒問暖,和保鑣們重申一些注意事項後,他們
魚貫走出房間。諾斯拉示意酷拉皮卡留下。
酷拉皮卡站在辦公桌前,諾斯拉為自己斟了杯紅酒。喝了一小口
,他開口詢問酷拉皮卡。
「最近…妮翁還好吧。」
「根據保鑣的回報,一如往常。」
「他們…可信嗎?」這是他第n次不安的詢問,得到的也是一貫
公式化的回答。
「我相信他們是我最忠心的夥伴。」
依然不是我最忠心的部下…顯然他們只服從酷拉皮卡。還好酷拉
皮卡是效忠我的,也肯對我說實話。諾斯拉心底暗想。
「您有什麼話,請直說。」酷拉皮卡低垂著頭,面無表情。
諾斯拉怯畏了。如果說出來幻影旅團的情報,這麼好的部下可能
馬上就離我遠去……
「不,沒事,你可以走了。」
酷拉皮卡鞠恭,離開辦公室。門外有旋律在等著他。
「酷拉皮卡…他…有事瞞著你。他的心跳……」
「我知道。我本來以為他總算要說的,沒想到還是因為怕我離開
而作罷。他哪封信、哪通機密電話不是經過我的手?太天真了。」
「你真的要走了嗎?」
「嗯。我本來就打算今天走的,他有沒有說都一樣。代我向其他
人告別。」
酷拉皮卡走進房間。門扉闔上,旋律佇足了好一會兒才離開。明
天、後天、以後的每一天,或許再也見不到他了…那種視死如歸
的心跳……不過,這種心跳背後還有一種更加溫和的聲音…希望
不要是我想的那樣,不然他會更加痛苦………

&&&&&&&&&&&&&&&&&&&

或許…該殺了他。明明有機會殺了他、為窩金報仇的…為什麼…
是什麼感覺…讓欲痛下殺機的手停下…只用出念力壁……事後,
心中有點愧疚,卻無法再度升起殺他的強烈念頭。這算背叛嗎?
庫洛洛心不在焉的想,卻隨手捏爆一個人的頭蓋骨。
不自量力的人,總是會為了龐大的賞金而興奮。沒有周全的計劃
,想盲目以小博大?來了一批又一批︰有的過去曾有重要的人被
殺;有的貪圖眾多賞金;有的對自己的身手有自信,想挑戰和揍
敵客家的殺手對戰仍存活,人稱『強者』的幻影旅團團長;不只
這些,還要對付黑道集團聞風而至的人馬。
不累,只是有點煩了。為什麼…『他』還不來呢?放出那麼多風
聲,還刻意把這最明顯的十字標記現出,給自己找麻煩,是要復
仇……嗎?還是……只是想再見他一面?
或許…是後者吧。不想違背自己的心,得到的答案卻是不容許存
在的。正在苦惱時,左手又刺穿一個人的身體。前胸至後背,被
挖了一個大窟顱,鮮血四濺。庫洛洛拭淨雙手,準備離開眾多他
全都不費吹灰之力就殺的精光的屍體。突然,大衣下襬被一個奄
奄一息的人死命扯著。他低下頭,面無表情的看著那人。
「像…像你這種…惡魔……是……永遠…得不到……『愛』…
的……」
庫洛洛輕輕皺眉,一腳往那人的頭上踩下。腦漿爆出,庫洛洛閃
身一躍,身上並未沾到任何血漬。殺了那麼多人,唯一看得出來
他曾經作過這件事的,除了下襬的血手印外,毫無任何跡象。
『愛』?這玩意兒,他需要嗎?得不到又怎樣?以前的他,或許
會對這種無聊的問題嗤之以鼻,但現在,庫洛洛開始有了疑惑。
因為……遇見了『他』…酷拉皮卡………
庫洛洛拿起繃帶把十字纏上,離開了血腥墓地,重回繁華大街。
雖然已到午夜,這兒仍像不夜城般,媚惑著尋求刺激及無家可歸
的人們。
他就這樣漫無目的的走著,不知何時,他身旁已多個蔻荳少女。
少女興奮的跟庫洛洛打招呼,他卻好似視而不見。
「庫洛洛!你到底要不要鳥我?」少女微怒,庫洛洛總算回過神
。他發現自己竟陷入久未發生的出神現象,而心裡想的都是『他
』……庫洛洛甩甩頭,強迫自己的神智重回現實。望向身邊的人
,卻驚訝不已。
「綠夜?妳怎會在這裡?」這個流星街裡人人捧在手掌心的小公
主、數一數二的強者。『不打不相識』,這個小公主自小到大和
庫洛洛挑戰了無數次,次次皆敗。也不知是何時,他們成了好朋
友。不是聽說她要結婚了,怎麼會出現在這城市?
「誰說結婚就不能接任務的?」她彷彿猜透了庫洛洛的想法般。
「哎呀,沒關係啦,反正他也不管我。反倒是你,聽說前一陣子
被人捉走了,沒事吧!」
「嗯,沒事,沒有受什麼大傷。」庫洛洛輕鬆回答,綠衣卻突然
正經起來。
「誰管你受不受傷?你這個人就算用炸彈也炸不死你。我是說你
的心、你的心!」
庫洛洛呆了一下。
「什麼…意思?」不會的,她不會知道的。她不會知道自己遺忘
了一顆心……連自己…都不知道……
「你在耍白痴嗎?庫洛洛。」綠衣不屑的看著他。「根據女人的
直覺,你的心不在這裡……」她用手指指著庫洛洛的胸膛。
「……不知道跑到哪裡去。全心全意的想著那人……」
「沒有!!」庫洛洛慌忙否認。綠衣不該說出來,這段不容許的
……………
「算了,改天在聊吧,炙在等我。掰~~~~」庫洛洛看綠衣跑步到
人群中。有個如孤狼般的男人把綠衣擁入懷,原本男人的冷肅之
氣轉為綿密的感覺。
剎那間,庫洛洛的眼眶有點濕潤。他眨眨眼,把水氣甩開。曾幾
何時,自己有過的小小幻想破滅?是看盡了人生百態嗎?只是…
希冀一份簡單的戀……也是奢求嗎………看來,我該好好想想到
底要怎麼辦。
轉身,隱沒在人群中,像是不曾存在………

&&&&&&&&&&&&&&&&&

「啊!!!這裡怎麼那麼多屍體!!快報警,快啊!!」
喧嘩聲吵醒了酷拉皮卡。他奮力撐起倦怠的身軀,走到窗邊,看
到街上人群亂成一團,眾多屍體被抬出,多到擔架和白布都不夠
用,只能暴露在空氣中。蒼蠅在血肉糢糊處嗡嗡盤旋,散發出陣
陣屍臭。
酷拉皮卡皺著眉,把服務生叫進來。
「這是怎麼回事?」
「不…不知道。」
他懶洋洋的啜飲著溫水,隨手丟了一枚金幣在小桌子上。
「不知道?」
「不知道!」
酷拉皮卡又丟了兩枚金幣。
「真的不知道?」
服務生的喉結上下顫動,最後終於屈服。管什麼『怕引起市民騷
動』,反正是他自己要聽的,不關我的事。
「這些被殺的人全都是最近幾天來的,問說他們要做什麼也三緘
其口。不過有一個酒保在他們喝醉酒,去收空瓶時,聽到他們好
像是為了要找一個頭上有十字的人,那人好像叫什麼來著……」
「幻影旅團團長?」
「對對對,客人你好聰明。然後有一天晚上,那麼多人突然一起
出發,聽他們說是『找到獵物了』。之後再見到他們,就成了現
在這模樣。」
酷拉皮卡身軀不由自主的顫抖。他緊緊握著水杯,雙眼盯著窗外。
「那個頭上有十字的人……在哪裡?」
「有人昨天夜晚看到他離開這個城市。」
「他頭上沒有包繃帶?」
「沒有。」
這可奇怪了,想殺他的人如過江之鯽,他怎麼沒有把這個最顯眼
的目標遮住?酷拉皮卡一點都不承認自己在為他擔心,一點都不
承認!他…只怕他不是死在自己的手中。反正那些人肯定都是被
他像螻蟻一樣殘殺的……
「有一個小姐曾經跟他搭訕過,他說"我在等那個想殺我的人"。
只是,那個小姐並不認為他說的話是真的,因為那男人說這句話
時神情非常的溫柔。還有,他好像往西邊的森林去了。」
酷拉皮卡刻意忽略掉聽到這話時隱藏在心中的小小悸動。往西
方………

&&&&&&&&&&&&&&&

庫洛洛站在最高的樹梢,看到一個有著鮮黃髮色的嬌小人影走進
森林。終於來了!我等你好久好久。庫洛洛唇邊溢出的微笑,已
分不清是欣喜…或是……………

…………………………………………………………………………

柳的碎碎念時間:
天啊!真是累爆了。沒辦法,柳實在太懶,懶到已經一個月沒交
稿子才倏然驚醒:怎麼辦啊~~~~所以,死拼活拼才趕出來這篇。
各位大人放心,內容絕對沒有偷工減料^^
如果想繼續把這篇看下去的﹝應該不會有吧|||||||﹞請等待,
因為柳要先把另一個分歧也搞到同樣進度才會繼續寫這篇。我可
不想被人家說厚此薄彼啦~~~~~
酷拉皮卡:柳大人,我為什麼會胸痛啊?﹝笑面虎,臉上溫文有
禮,實際上一雙拳頭早握的死緊﹞
柳:……………………………||||||||||||||||||||||||||||||
||||||﹝絕對不能說我忘記了,絕對不能說!﹞
酷拉皮卡:是不是忘記了啊?^^||||
柳:不不不,我可是記的牢牢的呢~~~~~~﹝嗚…我會被宰了﹞
酷拉皮卡:喔,是嗎?那我就期待囉。﹝這個死女人,害我痛的
要死要活……﹞
柳:………………………………﹝他果然還在記恨|||||||||﹞
呃…各位大人請放心,柳絕對沒有忘了原因,也一定會
寫。The answer 會出現在兩個分歧劇情的其中一條路線喔~~~~
所以還是得等﹝汗﹞
結論:柳真的很懶…………………………
後續:最後庫洛洛那句未完的話,你們可以自由發揮想像空間喔
。覺得他最後的笑有什麼涵義呢?寄信告訴我吧,或許,你就可
以改變他們的未來。
c1211103@ms52.hinet.net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