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1. 「現在,我有三個約定讓你遵守。1.不能再使用念。2.不能和團
員有任何的接觸,包括說話也不能。3.那兩個留在你基地的男孩
在一個鐘頭內必須到這。我現在就去打電話,假如說你的夥伴不
把孩子們釋放,你就完了。」
酷拉皮卡走出房門,請知道詳情的旋律﹝她從頭到尾都用超強耳
力聽的一清二楚﹞去打電話,自己則疲憊的靠著牆,捏著鼻樑。
一切明明都很順利,為什麼心是揪緊的………?

………………………………………………………………………

好冷。
酷拉皮卡把雙手放進口袋,走進諾斯拉在郊外的宅邸。
旋律幫他倒了杯熱騰騰的咖啡。
「下雪了呢。」
「嗯,雪還真大。」
酷拉皮卡對旋律笑了笑。上樓,從他自己房間的窗戶看著外頭白
雪靄靄的景象。
好快啊……從那天之後,已經過了3個月了 ───

「你現在不把我殺了,以後一定會後悔。」
庫洛洛堅定的對著酷拉皮卡說。
酷拉皮卡回過頭,不知是不敢、亦或不屑看庫洛洛。
「那又如何?我就是不殺你,讓你體會失去倚賴已久的東西被奪
走的痛苦!」
「哼哼………」庫洛洛失笑,眼睛變的深邃,像在嘲諷酷拉皮卡
的話。
「隨便你。不過該把我放走了。你想把我囚禁在這船上一輩子?」
「待會兒就會讓你離開,不要廢話!」酷拉皮卡急速走出房間,
腦裡全是他剛不小心瞄到的庫洛洛的眼神………

聲音由遠而近,突兀的驚醒這片寧靜。酷拉皮卡皺眉,把咖啡杯
放下。
碰!
酷拉皮卡無奈的轉過身,看著直接踹門而入,連門都懶得敲的沒
禮貌大小姐─妮翁。
「大小姐………」
「酷拉皮卡!」妮翁一飛撲進他懷裡,馬上被酷拉皮卡拉開。
「別玩了。」
「可是…人家被爸爸支開一個月,整天待在家裡好無聊,好不容
易來到這裡~~~~~~陪我去看雪啦!」
妮翁站在原地,委屈的低下頭。嘿嘿,這次酷拉皮卡一定會答應
我!妮翁心裡想的正高興,卻從眼角餘光看到他經過她身邊,走
向門外。
「酷…酷拉皮卡~~~~~不要這樣啦!」
「大小姐要看雪,從窗戶看就夠了。不要奢望我會陪你。」酷拉
皮卡冷冷的說。走到大廳,還聽的見妮翁的大哭聲。
芭蕉坐在沙發上,舒服的喝著熱茶。
「怎麼那麼狠?不過說也是,被這種煩人的小女孩纏上真的很累。」
「你來我很歡迎,可是她怎麼會來這裡?」好不容易有一段難得
的假期,現在又被搞砸了。
「沒辦法啊,幫主也被搞的有點煩了吧。所以我跟他請假說要來
看你時,諾斯拉就叫妮翁偷偷跟著我。」
芭蕉無奈搖搖頭。這個老狐狸………
「我知道了。」
「你要去哪裡?」
酷拉皮卡雙腳頓了下,邁開大步。
「不知道。」
「你還會回來這棟房子嗎?」
「……………不會。」
看著酷拉皮卡在雪地中一下子就變成小黑點,芭蕉摸摸鼻頭。
「果然生氣了。」他望向樓上不曾停歇的哭聲。怎麼辦呢………

&&&&&&&&&&&&&&&&&&&

怎麼辦?一時火大,竟把自己逼入了一個難堪的境地。酷拉皮卡
站在大雪原中,四方盡是一望無際的白雪。本來想到離宅邸20英
里的鎮上旅店投宿,距離不長,卻也不短。沒想到走一走遇上短
暫的大風雪,讓他哪邊是哪邊都分不清楚。
他拉緊了身上薄薄毛衣,卻仍然止不住滲進骨裡的寒風。一向很
自豪自己天生不畏寒,現在才知道是沒有遇過真正的寒冷。
那邊是不是有間房子?酷拉皮卡瞇起眼,看著極遠處的東西。管
他是不是,走過去總比在這等死好。
他的長長腳印通向彼方,馬上被大雪覆蓋。無影無蹤……………

&&&&&&&&&&&&&&&&&

庫洛洛走在羊腸小徑裡。派克諾妲的死狀仍歷歷在目呵……那天
下了飛行船,他立刻趕回去基地,因為知道派客諾妲絕不可能就
這樣不透漏酷拉皮卡的線索。就算見到蜘蛛們會死去也不要緊,
自己夥伴的安危最重要!
果然…他打探到了團員的消息,偷偷溜進去他們住的地方。全跑
出去了,空無一人,只有派克諾妲的屍體被放在一個小房間裡。
她全身環繞著一股冷冽的空氣,直下冰點。因為太冷了,因此形
成薄薄的霧氣,身影看起來模模糊糊……心在抽痛。不是鎖鏈插
進心臟,而是失去同伴的沉重哀傷。她的表情看起來好滿足,好
像在闡述自己已經完成想做的事、該做的事。
他從此失去一個好同伴………已經兩個了。恨意不是輕鬆就能忘
懷,他要讓酷拉皮卡知道,『幻影旅團團長』究竟是不是他惹的
起的人!他要他付出代價!現在首要之務是找到『綠夜』。她不
但是自己在流星街的好朋友,也是一個卓越的『淨念者』。只是
要到哪裡找她?自從她結婚後就不知去向了。這丫頭………
他想起那篇預言。
往東…………
往東,就能找到綠衣。
往東,就能夠讓身上的念能力恢復。
接下來,就能夠殺了酷拉皮卡,拿他來祭弔派克諾妲和窩金!
一定…要這樣……
這樣子,心裡的恨就能夠消除了………
一定、一定!
只是……心中的猶豫從何而來………又為了什麼………?

&&&&&&&&&&&&&&&&&

「團長來過了!你們看,這張紙條!」
剛辦完事回來的蜘蛛團員,在客廳中大伙默默無言,一片死寂。
畢竟…『痛』仍未復原。
眼尖的飛坦看到地上有張被風吹落的紙。好奇撿來一看,頓時驚
叫出聲。
「什麼!團長寫了啥?」大家蜂擁而上,把矮個子的飛坦擠來擠
去。
「你們煩死了!」飛坦火大的隨手一扔,大家果然轉移注意力。
紙飄到庫嗶手上,他匆匆看了一眼,隨手一扔;飄到芬客斯手中
,他看都來不及看就被搶走。搶來搶去,老大哥終於受不了了。
「夠了!」富蘭克林怒吼出聲,室內一片寧靜。
「你們想把團長的留言斯碎嗎?」在『觀戰』的小滴,稚嫩嗓聲
劃開沉寂。
和富蘭克林、小滴一樣沒有加入這場混戰的俠客,把紙從信長手
中抽出。
「麻煩瑪奇用念索把這個固定在牆上,讓大家都看的到。」
「喔,好。」

大家都還好嗎?希望你們沒有把這紙撕掉。
我看到派克了,麻煩你們把她帶回流星街,那才是屬於她的地方
。不過相信就算我不這樣吩咐,你們也打算這樣做吧!
大家可以去忙各自的事情了。就像往常任務結束時一樣。我現在
還好,正在尋找淨念者。放心,就算我沒有念也沒人殺的了我。
等我好了會通知你們。

看得出來庫洛洛是在匆忙間寫出。潦草的字、不甚通順的句子,
但讓蜘蛛們興奮不已。

&&&&&&&&&&&&&&&&

庫洛洛走進像是已經荒廢的小屋。
他抖掉大衣上的雪,坐在床沿。
「好冷啊……」好險自己找到這麼一間屋子。雖然破舊,但沒有
垮掉的危險。突如其來的暴風雪,打斷他既定的行程。本來想在
天黑之前走到那個鎮上,看現在這種狀況大概不可能了。
門突然打開,出現在外頭的人讓他驚訝不已。酷拉皮卡!
酷拉皮卡看到自己到了屋子。開門,緩緩倒下,暈倒在一人的溫
暖懷抱………

…………………………………………………………………………

柳的碎碎念時間
呵呵~~趕完了~~~字數有點小縮水,不過你們想必不會在意的吧~~~^^
呼,因為太趕了,沒有時間打別的廢話,這次就這樣吧。
一樣要寄感想來喔~~~~或著如果有看不懂得地方也寄過來吧。
畢竟這次時間太匆促了,沒有時間再檢查稿子~~~對不起!~><
c1211103@ms52.hinet.net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