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BY柳

…………………………………………………………………………

庫洛洛是個喜新厭舊的人。
他很容易愛上某個東西。除了『書』外,沒有物品能深受他的喜
愛超過3個月以上。
雖然如此,庫洛洛還是樂在『奪掠』中。他認為,奪取藝術品是
一種樂趣。越貴重的東西保護的人越多、越強,他就搶的越有成
就感。有時,喜不喜歡那東西反而是次要的了。
就像這次的『友客鑫』拍賣會一樣。
一年一次,聚集了全世界的黑幫頭頭和各式各樣精美的拍賣品。
對別的強盜來說,任誰也不敢靠近一步;但看在他眼中,那些拍
賣品彷彿不斷的對他叫喊『來搶我,來搶我』般,是那麼令人心
癢。
不拿走太可惜了。
這次…召集全旅團的人吧!3年2個月不見,也是該聚聚的時候。
讓他們動動筋骨,找點事給他們做。就不知……能不能讓『蜘
蛛』們玩的盡興。
庫洛洛想像過不久就能沾滿鮮血的友客鑫城,愉悅的笑了………

&&&&&&&&&&&&&&&&

「該死!」酷拉皮卡撫著額際,輕輕蹙眉。怎會…自從來到友客
鑫城後,常常有事沒事心跳就脹痛的像快爆開似。
旋律站在他身旁,憂慮的看著蒼白的臉。那心跳聲很不規律,忽
快忽慢,好像要掙脫什麼束縛……
「你還好吧,酷拉皮卡?是不是太累了?」
「不,我沒事。」酷拉皮卡感激的看著旋律。她一直照顧自己、
關心自己,真不好意思。他走進房間,還來不及走到床上就已跪
倒在地。疼痛難耐,那股足以使人喪失求生意志的楚痛,讓他雙
手緊抓著胸口的衣服,不斷大口喘氣,冷汗也隨著髮稍、鬢角,
一滴滴滑落。
好不容易過了會兒,痛感逐漸褪去,他才用手撐著虛弱的身子,
倒在床沿。奇怪,真的好奇怪。他心裡兀自納悶。剛剛的心跳好
像是想掙脫『束縛』般,掙脫『念』的束縛…他有預感,過了不
久,就會有什麼會讓他想推翻自己『誓約』的事發生。
不!不可能!因為…族人的印象還是如此的鮮明。既然如此,就
沒有什麼會比『滅族』還重要了……他拭去汗水,和衣趴在床上
,沉沉睡去。
心臟再度恢復往常的跳動頻率。撲通…撲通…… 

&&&&&&&&&&&&&&&&

急速行駛的車上,酷拉皮卡和全身皆被『念鍊』捆住的團長相對
而坐。他的眼裡滿是怨恨,靈動的大眼也被血紅覆蓋。
「為什麼!為什麼你們可以豪不在意的屠殺和你們不相干的人!
你們到底把『人命』當作什麼!」
面對一連串的質問,庫洛洛沒有回話,只是一個勁兒盯著酷拉皮
卡的臉出神。原來…鍊子殺手就是兩年前的那個男孩……原來…
你當初眼裡的憂鬱和仇恨皆向我而來……原來…窩金的死也是我
間接造成……
視線又移到那艷紅的大眼,無視於他眼裡憤恨之色。不錯,的確
是逸品,這種美麗的物品至今仍讓他印象深刻。也因如此,他並
沒有全部脫手,放一雙眼在房裡的書櫃上。常會為那而欣喜,欣
喜自己的殘忍,才能無時無刻看著這眼……
「你是『窟盧塔族』的漏網之魚。那麼,僥倖逃過一劫的小魚不
逃的遠遠…反而妄想要來復仇?」
庫洛洛不但不回答酷拉皮卡的質問,反而還無視於他現在的處境
── 全身被鎖鏈綑綁,已成別人階下囚。安適自在的樣子讓酷
拉皮卡更加不悅。他往庫洛洛的臉上狠狠的打下一拳,使他的臉
不得不被迫撇向右邊。
「回答我的問題!」
庫洛洛斜眼看著洛拉皮卡,頭慢慢轉回。狂妄的語氣讓酷拉皮卡
一瞬間…認為被綑綁住的反而是自己。
「我呢…對自己有關的東西愛護有加,至於和自己無關的……」
他吐出含在嘴裡的血水,舔拭嘴角。
「…大可盡情毀壞。反正這個世界是弱肉強食,沒實力的死掉只
能說活該。打個比方,就像你們『窟盧塔族』和兩年前的『拉喀
市』市長一家……」
酷拉皮卡聽見,身子不由自主的顫抖,眼前也浮現連串的畫面
……
── 在谷地間回盪的慘叫、一簇簇火光燃燒著、火紅眼散落在
地、像骷顱頭般沒有雙眼的人……
── 晦暗的夜、凝窒的空氣、滿屋的屍塊及鮮血、來不及體會
人生就死去的無辜稚子……
「是你!是你殺了他們!為什麼連那麼小的孩子也不放過!為什
麼!」酷拉皮卡痛苦的蜷縮在椅子上,吐出的話語已近乎吼叫。
庫洛洛看著酷拉皮卡,不知為何竟有點心疼。但說話一樣不留
情。
「弱者就是生來讓人踏在腳底。如果我當時不殺了那孩子,誰能
保證以後不會再有一個『你』像這樣綁住我?我向來不留活口、
杜絕後患。」而你…就是我的『意外』。這句話他沒有說出口,
只繼續以不遜的眼神看著酷拉皮卡。
酷拉皮卡此時已逼近崩潰邊緣。這人自以為很強,就可以去掌管
別人的生死?!他算什麼!酷拉皮卡正想再往庫洛洛的臉上揍一
拳,坐在前座的旋律阻止了他。
「酷拉皮卡,你冷靜一點。已經到林宮機場,要上飛行船。」
酷拉皮卡硬生生收回自己停在庫洛洛鼻前的手,惡狠狠瞪了他一
眼。

在飛行船上,庫洛洛被酷拉皮卡帶到了一間小房間。他不動聲色
的觀察四周,剛那個會聽心跳的人叫他『酷拉皮卡』是吧……大
概酷拉皮卡想『拷問』他。這陣營既然看起來沒有像派客那樣的
念能力者,那甭想從他嘴裡套出任何話。他相信,窩金臨死前一
定也是一句話都沒透漏的……
酷拉皮卡剛把庫洛洛帶進房間,想拷問他一些蜘蛛的事,胸口突
如其來的劇痛使他腳步蹌踉,跌坐在地。庫洛洛站在旁冷眼旁觀
,實際上心裡默默湧出了關心之情,超脫仇恨……
「你還好吧?」
「閃……閃邊………」酷拉皮卡咬緊牙關,冷汗溼透衣裳。這次
怎會在這種關鍵時刻,而且比往常更加疼痛?他不自覺的咬破唇
瓣,鮮血滲出。
庫洛洛一邊擔憂著酷拉皮卡,一邊暗自使勁想掙脫鎖鏈。了不起
!照常理來說念會隨著使用的人的狀態而變化強度﹝死亡例外﹞
,現在酷拉皮卡的精神和肉體都屬於虛弱的,鎖鏈竟然沒有絲毫
鬆動。這代表著他的內心仍是堅毅不變,即使在這糟糕的狀態!
「呼……呼………」總算…總算停下了……疲憊的他已沒有力氣
再盤問庫洛洛,只能盡力不讓鍊子鬆拖,維持自己意識的清醒。
「酷拉皮卡!你還好吧!」雷歐力和旋律從門外衝進,看到倒在
地上的酷拉皮卡,忙不迭的把他扶起。
「我沒事。」酷拉皮卡用責備的眼神望向旋律。旋律不好意思的
對他笑笑。她知道他不想雷歐力為他擔心,畢竟他們都是好友;
但剛聽到的心跳聲強烈到不可置信的程度…………
「總而言之,你先休息一下。這傢伙我先把他帶到別的地方。」
雷歐力用無法轉圜的語氣強制對酷拉皮卡說道。酷拉皮卡正想反
駁,因為除了自己,沒有人能確切的控制庫洛洛 ── 從頭到尾
不發一語的庫洛洛說話了。
「我要留在這。」庫洛洛貴為幻影旅團的團長,要能夠統領12個
A級罪犯談何容易?因此那渾然天成的氣勢把雷歐力唬的一楞一
楞。
酷拉皮卡由下而上看著庫洛洛的側臉,那模樣有如高貴的天祇般
神聖不可侵犯,他的心又隱隱抽痛。不是那種一直困擾著他的痛
,而是一種……怪怪的感覺。
「放心,我沒有陰謀的。對吧,聽人心跳的女生。」庫洛洛對旋
律笑笑,她立刻被庫洛洛眼底的冰冷震懾。她直覺感受:這男人
就算在現在,也能輕易的打倒飛行船上所有人 ── 除了酷拉皮
卡外。
「沒錯。」放他和酷拉皮卡在一起應該無關緊要。旋律推著雷歐
力走出房門。酷拉皮卡現在真的很虛弱,但剛剛庫洛洛的心跳出
現了一絲柔情和心疼;雖然不怕死和冷漠仍佔多數,但柔情已足
夠,因此庫洛洛絕對忍不下心殺他……
門一闔上,酷拉皮卡滿心不解。
「為什麼你要留下?如果你離開逃走的機會不是比較大?」
庫洛洛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只覺得很擔心酷拉皮卡現在的身體
,而且不想讓別人陪在他身邊。
奇怪的感覺,不過…他並不討厭。剛湧上笑意,突然想到窩金。
一起在流星街長大,忠心服從他的人。眼神再度冷卻,想用念時
才記得鎖鏈依然緊緊纏繞,他被壓制在『絕』的狀態。
「因為留在這才方便讓我殺你、方便讓我真正的『滅族』。」他
毫不在乎的激怒酷拉皮卡,好像是故意的。誰也不知道他心裡在
想些什麼。
酷拉皮卡好不容易冷靜的綠眼,又染上憤怒。
「既然你這樣說,那我就不留情了。」他把他右手小指頭伸出,
對著庫洛洛的心臟 ── 

從他的指端出現一條鍊子,鑽到庫洛洛的身體裡。庫洛洛悶哼了
聲,心臟被鎖鏈捆住。
「這是『審判小指鍊』,只要被這條鎖鏈綑綁住心臟的人都必須
遵守我立下的規矩,一有逾越,鍊子就會把你的心臟捏爆,讓你
去地府和那團員作伴!」酷拉皮卡疾言厲色,小指仍未移開他胸

choose-(分歧點)選擇的結果會影響往後的劇情

1.對團長使用審判小指鍊--enter

 

2.沒對團長使用審判小指鍊--enter


&&&&&&&&&&&&&&&

無視於心底的聲音
強迫自己什麼也不去想
只求報仇

殘酷的鎖鏈束縛了情感
也連帶鎖住了幸福
胸口的疼痛
遠比理智誠實

心 正在哭
有人聽的到嗎?

……………………………………………

柳的碎碎念時間:
打完了……本來是很愉快的揮舞著雙手﹝打鍵盤﹞,但是現在的
手卻沉重如鉛塊……
我在自作孽嗎?幹麼要沒事搞一個分歧出來?本來一篇的份兩天
就可以輕鬆結束,沒想到有了分歧要同時打兩篇,就等於說我要
同時生出來相同進度就要四天!!
嗚嗚……現在柳是先抱怨,因為柳完全沒有存稿量,所以現在生
一篇算一篇………

照例柳又拿給同學看……
同學A:酷拉皮卡有心臟病嗎?為什麼他一直心痛?好心疼~~~~~
~~﹝酷本命@_@﹞
柳:呃……之後﹝應該、也許、可能﹞會浮現原因,不要急。
﹝不知道到時柳的腦汁有沒有被基測搾乾而想不出原因…﹝汗﹞
﹞﹝柳都不打草稿,所以常常寫越到後面越累……要補前面的
『怪地方』﹞
同學B:庫洛洛到最後說的話和金對小傑說的話好像喔……
柳:真的嗎?可是我不自覺就打了打些話了,也不想改了……就
這樣吧!﹝懶鬼﹞

總之,接下去或許會比較亂………
有意見請到我的信箱﹝要誇獎我寫的好,或罵我寫的『爛透了』
都寄吧﹞
你們的信都是我的進步的原動力喔﹝好老套……﹞
c1211103@ms52.hinet.net

back